羔裘

羔裘豹祛,自我人居居。岂无他人?维子之故。
羔裘豹褎,自我人究究。岂无他人?维子之好。

【解读】

《羔裘》这首短诗,刻画了一个傲慢无礼、不念旧情的贵族形象。《毛诗序》认为是晋国人民对“其在位,不恤其民”的讽刺,而从诗中“维子之故”“维子之好“两句判断,以诗人为此贵族之同僚故友,似乎更为合理通达。

本诗仅有两章,每章四句,皆为叠咏句法。各章首句“羔裘豹袪”或为即赋即兴,也暗示了本诗讽刺的对象身份是乃一在位的卿大夫。“居居”“究究”二词将此人权高无德、盛气凌人的意态展现得活灵活现,而各章末二句的设问和反诘,则揭示了“我人”不与之交恶之因,同时也加强了全诗的讽刺意味。


【拼音和注释】

(1)豹袪〔qū〕:袖口上用豹皮制成的装饰。
(2)自我人:对我们,后同。自,对待。
(3)居居:憎恶不亲貌。
(4)维:因为,一说只是。
(5)豹袖:用豹皮缘饰的衣袖。
(6)究究:相互憎恶貌。
(7)好〔hǎo〕:交好,情谊。

【译文】

羔皮裘衣以豹皮饰袖,却对我辈憎恶避离。难道没有他人可交?只因顾念你的旧情。羔皮裘衣以豹纹为袖,却对我辈嫌怨鄙弃。难道没有他人可交?只因念及与你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