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舆

於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无余。于嗟乎,不承权舆!
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于嗟乎,不承权舆!

【解读】

《权舆》这首诗以今昔所受食物的巨大反差,似乎表达了诗人对目前处境和待遇的不满情绪。《毛诗序》判定此诗是对秦康公“忘先君之旧臣与贤者,有始而无终”的讽刺,古今学者基本支持此说,认为诗人身份应该就是一位不再受君王重视的旧臣。

全诗共分二章,每章五句,皆是复沓章法。各章起句即以叹词直抒胸臆,继而介绍自己昔日食禄之优渥,今日享用之寡淡,二者间巨大的反差自然引出了诗人今不如昔的反复慨叹。在“食无余”“食不饱”这种近乎夸张的陈述下,表露出诗人对所受冷遇的控诉,及对君王恢复礼贤下士之制的希冀。

【拼音和注释】

(1)于〔xū〕:通“吁”,叹词,后同。
(2)夏屋:大俎,大的食器。夏,大。
(3)渠渠:深广貌。
(4)承:承续,接连。
(5)权舆:本指草木初发,引申为起始。
(6)簋〔guǐ〕:古代盛食物器具,圆口双耳,青铜或陶制。

【译文】

哎我呀!曾以深广大俎盛饭,如今每顿饭却无剩余。哎呀呀!无法承续当初之盛。哎我呀!曾是每餐吃上四簋,如今每顿饭却吃不饱。哎呀呀!无法承续当初之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