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鸟

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桑。谁从穆公?子车仲行。维此仲行,百夫之防。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楚。谁从穆公?子车针虎。维此针虎,百夫之御。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解读】

《黄鸟》一诗,旨在谴责秦襄公以活人殉葬之事。据《史记·秦本纪》记载:“缪公卒,从死者百七十七人。秦之良臣子舆氏三人,名曰奄息、仲行、针虎,亦在从死之中。秦人哀之,为作歌《黄鸟》之诗。”这段话比《毛诗序》更详细地介绍了本诗的创作背景。

本诗共分三章,每章十二句,重叠度颇高,各章前六句仅变六字,后六句则保持不变。各章皆以栖息于木的黄鸟起兴,引出殉葬穆公的三位子车氏贤人。诗人赞美他们是众中英杰,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然而他们却即在“惴惴其慄”被活活埋葬,诗人在此时对“苍天”的声声叩问和埋怨,实际上饱含的是对公侯活人殉葬制度的怒斥和控诉。

【拼音和注释】

(1)交交:鸟鸣声。
(2)从:此指从死,即陪葬,后同。
(3)子车奄息:子车,复姓,后同。奄息,与后文“仲行”“针虎”同为人名。
(4)维:通“惟”,只有。
(5)特:杰出人才。
(6)慄〔lì〕:同“栗”,发抖,打颤。
(7)人百其身:犹言用一百人赎其一命。
(8)防:抵挡。
(9)御:防御。

【译文】

啾啾鸣叫的黄雀,栖息在棘树之上。谁要给穆公陪葬?他名叫子车奄息。只有这叫奄息者,百人中之英杰才。来到穆公墓穴前,众人惴惴心惊栗。那苍茫的上天啊,歼灭我贤良之人!如果可以赎回他,愿以百人换一身。啾啾鸣叫的黄雀,栖息在桑树之上。谁要给穆公陪葬?他名叫子车仲行。只有这叫仲行者,只身能挡百人攻。来到穆公墓穴前,众人惴惴心惊栗。那苍茫的上天啊,歼灭我贤良之人!如果可以赎回他,愿以百人换一身。啾啾鸣叫的黄雀,栖息在荆木之上。谁要给穆公陪葬?他名叫子车针虎。只有这叫针虎者,只身可御百人侵。来到穆公墓穴前,众人惴惴心惊栗。那苍茫的上天啊,歼灭我贤良之人!如果可以赎回他,愿以百人换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