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邻

有车邻邻,有马白颠。未见君子,寺人之令。
阪有漆,隰有栗。既见君子,并坐鼓瑟。今者不乐,逝者其耋。
阪有桑,隰有杨。既见君子,并坐鼓簧。今者不乐,逝者其亡。

【解读】

《车邻》这首诗从文本来看,似乎宣扬的是一种及时行乐的思想,有点李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意味。《毛诗序》认为此诗是对“秦仲始大,有车马礼乐侍御之好”的誉美,今人袁愈荌、唐莫尧等则认为是“没落贵族士大夫劝人及时行乐”之诗。此外诸说仍多,不再赘举。

本诗共分三章,第一章四句,后二章各六句,运用了复沓手法。第一章以众车驰行、白颠之马起兴,渲染出“未见君子”之时贵族们盛大的准备活动。第二、三章分别以“阪”和“隰”上的各种树木起兴,描绘了“既见君子”后共同奏乐的场景,末二句发出了光阴如梭、人生易老之叹,意在让人珍惜目前、尽情欢乐,莫待“耋亡”之时再去追悔。

【拼音和注释】

(1)邻邻:同“辚辚”,众车行进声。
(2)白颠:额有白毛。
(3)寺人:古代宫中的近侍小臣,多以阉人充任。
(4)阪〔bǎn〕:山坡。
(5)隰〔xí〕:低湿之地。
(6)逝:指时光流逝,一说去往他处。
(7)耋〔dié〕:七八十岁,此处泛指年老。
(8)鼓簧:吹笙。簧,笙管中的铜叶,借指笙。

【译文】

众车辘辘行进,马匹额有白毛。还没见到君子,等待侍臣传令。山坡长着漆树,湿沼长着栗树。既已见到君子,一起坐着弹瑟。现今不享其乐,时过已然耄耋。山坡长着桑树,湿沼长着杨树。既已见到君子,一起坐着吹笙。现今不享其乐,时过却已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