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

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
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
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

【解读】

《鸡鸣》是齐风的第一首诗。关于此诗的主题,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一种是“思怀赞美贤妃说”,以《毛诗序》及朱熹《诗集传》为代表,《毛诗序》更是指明思贤妃是为警戒齐哀公的“荒淫怠慢”。另一种是“讽刺荒淫”说,以宋代严粲《诗缉》为代表。此外旧说还有“称美勤政”说、“贤妇警夫早朝”说等,现代学者则多认为此诗描写的是一对贵族夫妇间的生活情趣。

此诗共有三章,每章四句,前两章运用了复沓手法。本诗大量采取对话形式,至于各句分别为何人所说,则有多种说法。今暂以今人程俊英之说为准,以首、次两章上两句为妻言,下两句为夫言;末章上两句为夫言,而下两句为妻言。经过这样的安排,便清晰地显现出一副与《郑风·女曰鸡鸣》相似的夫妻对话图:妻子叫醒丈夫,说鸡已鸣叫、东方已明,朝臣已经赫然在堂上了,言外之意是让丈夫赶紧起来去上朝;而丈夫却“甘与子同梦”,推脱说不是鸡鸣而是苍蝇之声,不是东方明亮而月出之光。这两句看似极不合逻辑情理,但如果当作丈夫逗趣之语来看,则别有意味。诗的末二句表明早朝已经结束,而“无庶予子憎”一句则暗示丈夫可能没有及时上朝,甚至暗示丈夫的身份可能是国君,因为大臣因“与子同梦”而不上早朝的可能性较低。

本诗全部以对话形式展开,新颖而富有意趣。句式以四言为主,杂以五言,错落有致,颇具音韵美感。清代姚际恒《诗经通论》评论此诗说“真情实境,写来活现”,最是贴切。


【拼音和注释】

(1)朝〔cháo〕:朝廷,朝堂。一说早集。
(2)匪〔fēi〕:假借为“非”。
(3)昌:盛多,众多。
(4)薨薨〔hōng hōng〕:象声词,众虫齐飞声。
(5)甘:甘愿,乐意。
(6)会:朝会,上朝。
(7)且:将要。
(8)无庶:倒装语序,即“庶无”。庶,但愿,希望。
(9)予子憎:倒装语序,即“憎予子”,憎恨我和你。

【译文】

公鸡已经啼鸣,朝堂已经盈满官员。不是公鸡鸣叫,而是苍蝇的声音。东方明亮起来,朝堂已有众多官员。不是东方明亮,而是月出的光芒。飞虫嗡嗡作响,甘愿与你同梦。朝会结束就要回去,但愿莫憎你我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