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之还兮,遭我乎峱之间兮。并驱从两肩兮,揖我谓我儇兮。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并驱从两牡兮,揖我谓我好兮。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阳兮。并驱从两狼兮,揖我谓我臧兮。

【解读】

《还》这首诗展现的是二人驰骋田猎的场景,全诗皆用赋法叙写,未用比兴。《毛诗序》判定此诗主旨为讽刺齐哀公的荒淫无道,认为“哀公好田猎,从禽兽而无厌”,导致齐国人狩猎成俗,使传统的价值体系被扭曲。朱熹《诗集传》亦认为猎者“以便捷轻利相称誉如此,而不自知其非也,则其俗之不美可见”。近现代学者则多认为此诗旨在赞美猎人的矫健身手和高超技艺。

本诗共有三章,每章四句,全用叠章手法。各章首句都是诗人对同行猎者的称赞,以“还”“茂”“昌”三词充分展现出其敏捷的身手、娴熟的技艺和健硕的体魄。紧接着诗人写到二人三次在峱山相遇的场景,三次地点都不同,可见这样的狩猎已经俨然成习,十分频繁。二人随后相约一起去“驱从”猎物,猎物在三章中也各不相同,一方面是体现狩猎成果的丰硕,另一方面也是为避免行文的重复。各章最后是对方反过来称誉自己,包含其揖手作礼的动作,还有“儇”“好”“臧”的赞誉,与各章首句诗人的赞辞互相呼应,浑然一体。二人对对方的赞辞虽然内容相近,诗人却能运用不同的词汇形容,展现了深厚的赋诗功力。

全诗句句用韵,每章一韵,韵脚在各句倒数第二字上。首章以还、间、肩、儇为韵;次章以茂、道、牡、好为韵;末章昌、阳、狼、臧为韵,而且各句都以“兮”字收尾,形成王力先生所说的“富韵”。句式上四言、六言、七言并用,参差错落,产生了一唱三叹的艺术效果,确是《诗经》中的咏人名篇。


【拼音和注释】

(1)还〔xuán〕:动作轻捷貌。
(2)遭:遇见,后同。
(3)峱〔náo〕:齐国山名,在今山东临淄一带。
(4)驱从:追逐,追赶,后同。
(5)肩:假借为“豜”兽三岁曰肩,泛指大兽。
(6)揖:作揖,拱手行礼。
(7)儇〔xuān〕:敏捷,迅疾。
(8)茂:美好,有才德。
(9)牡:公兽。
(10)昌:健壮有力。

【译文】

你的动作矫健轻捷,在峱山的山间与我相遇。我们一同追逐两头大兽,你作揖夸我身手敏捷。你的技艺高超卓越,在峱山的道路与我相遇。我们一同追逐两头公兽,你作揖夸我本领高强。你的体格孔武雄健,在峱山的南坡与我相遇。我们一同追逐两头大狼,你作揖夸我才艺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