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裘

羔裘逍遥,狐裘以朝。岂不尔思?劳心忉忉。
羔裘翱翔,狐裘在堂。岂不尔思?我心忧伤。
羔裘如膏,日出有曜。岂不尔思?中心是悼。

【解读】

古今学者对《羔裘》这首诗的理解,观点较为统一,大多支持《毛诗序》之说。《毛诗序》认为桧国“国小而迫,君不用道,好洁其衣服,逍遥游燕,而不能自强于政治”,其国大夫故作此诗,“以道去其君也”。也就是说,此诗是对桧君耽于燕乐、昏庸误国的针砭和谴责。

全诗共分三章,每章四句,皆用复沓章法。前二章起句直叙桧君身着羔裘和狐裘,“逍遥翱翔”、上朝壁立之状,展现了一派雍容华贵、安逸自得的风采。然而在光鲜外表的背后,是国家积弱、旦夕危亡的严峻现实,故而其国大夫以三度反诘,自问自答,流露出自己无比沉重、悲哀、痛怀的心绪,也从侧面对桧君进行了诘责和指斥。

【拼音和注释】

(1)朝〔cháo〕:上朝。
(2)忉忉〔dāo dāo〕:忧思貌。
(3)翱翔:遨游,漫步。
(4)堂:朝堂。
(5)膏:油脂,脂膏。
(6)曜〔yào〕:照耀。
(7)悼:悲伤,哀念。

【译文】

身穿羔皮衣悠然徐行,身穿狐皮裘去上早朝。怎么能不思虑于你?劳心伤神忧思不止。身穿羔皮衣优游漫步,身穿狐皮裘立在朝堂。怎么能不思虑于你?我的心中忧愁哀伤。羔皮裘衣如同脂膏,太阳出来光辉照耀。怎么能不思虑于你?我的心中悲苦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