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风

匪风发兮,匪车偈兮。顾瞻周道,中心怛兮。
匪风飘兮,匪车嘌兮。顾瞻周道,中心吊兮。
谁能亨鱼?溉之釜鬵。谁将西归?怀之好音。

【解读】

关于《匪风》这首诗的主旨,古今学者存在不同观点。《毛诗序》认为是桧国人因“国小政乱,忧及祸难,而思周道”之作;朱熹《诗集传》则提出“周室衰微,贤人忧叹而作此诗”的主张;有现代学者认为此诗以一位远游东土、久滞不归的旅人角度叙写,抒发其思乡之情。

本诗共分三章,每章四句,前二章运用了复沓句法。首、次章皆以风吹扬和车疾驰起句,风过车去之后诗人瞻顾大道,不禁有寂寥悲戚之感涌上心头。末章洗锅烹鱼之举,或许是诗人对西归“怀之好音”之人的款待酬答。自己未能亲至,故而托人报信,以慰亲友,也可洞见一片深情厚意。

【拼音和注释】

(1)匪〔bǐ〕:通“彼”,后同。一说“非”的假借字。
(2)偈〔jié〕:疾驰貌。
(3)周道:大道。
(4)怛〔dá〕:忧伤,悲苦。
(5)嘌〔piāo〕:疾速。
(6)吊:哀伤,悲悯。
(7)亨〔pēng〕:古同“烹”,煮。
(8)溉:洗涤。一说通“摡”,取。
(9)釜鬵〔xín〕:釜,铁、铜或陶制炊器,敛口圆底,或有二耳,上置甑以蒸煮。鬵,鼎一类的炊具,形似甑而上大下小,后亦泛指大釜。
(10)怀:带回。
(10)好音:好消息。

【译文】

那风吹刮而起,那车辘辘疾驰。四顾瞻望大道,心中忧愁悲伤。那风飘荡飞扬,那车速速奔驰。四顾瞻望大道,心中哀伤苦痛。谁能烹煮鱼肉?洗涤锅釜炊具。谁将归往西方?带回这个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