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林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匪适株林,从夏南!
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解读】

《株林》这首诗,正如《毛诗序》所言,旨在讽刺陈灵公“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休息”的荒淫秽行。诗中的“夏南”即陈国大夫御叔之子夏徵舒,其母夏姬有倾国美貌,后引来陈灵公及大臣孔宁、仪行父与之私通,三人甚至当着夏徵舒的面戏谑取乐于他,终使夏徵舒在羞怒难当之下,设伏杀死了陈灵公,造成了一场臭名昭著的内乱。

本诗共分二章,每章四句。首章之问,或是陈国百姓针对陈灵公车马驶向“株林”所发,然而陈灵公明明是去和夏姬私会,答者却以其子夏南作幌子想掩人耳目,不免有些欲盖弥彰。末章写灵公及大臣“乘马乘驹”于株邑休憩“朝食”之事,暗喻这一班衣冠禽兽与夏姬在株邑淫乐之事。诗人以辛辣诙谐的笔调、虚实结合的手法,对陈灵公等人的失德丑行给予了无情的嘲讽和鞭笞。

【拼音和注释】

(1)株林:株邑的林野。株,陈国夏氏封邑,在今河南西华西南。
(2)夏南:指陈国大夫夏徵舒,字子南。
(3)乘〔shèng〕马:四匹马。古以一车四马为一乘。
(4)说〔shuì〕:通“税”,休憩,止息。
(5)株野:株邑的郊野。
(6)乘〔chéng〕我乘〔shèng〕驹:乘驹,四匹马驹。马高六尺以下称“驹”,大夫所乘。
(7)朝〔zhāo〕食:早晨进餐,吃早饭。

【译文】

为何要去株邑林野?因为要跟从夏子南。并非要去株邑林野,而是要跟从夏子南。驾起我的四马之车,暂时歇脚株邑之郊。乘着我的四驹之车,进用早餐就在株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