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丘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冬无夏,值其鹭羽。
坎其击缶,宛丘之道。无冬无夏,值其鹭翿。

【解读】

古今对《宛丘》一诗的解读,大致可分成三派观点。一派以《毛诗序》为代表,认为本诗是对陈幽公“淫荒昏乱,游荡无度”的嘲讽。一派以郝懿行《诗问》为代表,认为此诗反映的是陈国“好巫觋祭祀歌舞”之陋俗。一派以现代学者为代表,认为此诗表达了诗人对一位女舞师的恋慕之情。

本诗共分三章,每章四句,后二章运用了叠咏手法。首章直陈在“宛丘之上”游荡不羁之“子”,勾勒其沉醉娱乐而失去众望的形象。后二章介绍了在宛丘击鼓奏缶、持鹭羽舞具起舞的场景,重复出现的“无冬无夏”一词,渲染了此贵族之“子”荒淫恣肆、逸乐无度的行为,使全诗的讽刺意味更加突出。

【拼音和注释】

(1)汤〔dàng〕:“荡”的假借字,游荡。
(2)宛丘:春秋时陈国国都,地势四周高而中央低,在今河南淮阳。
(3)有情:尽情欢娱。
(4)无望:没有声望。一说不可观望,一说不能望祀。
(5)坎:击鼓声。
(6)值:执持。
(7)鹭羽:以白鹭羽毛制成的舞具。
(8)缶〔fǒu〕:一种圆腹小口的瓦器,可用以盛酒、敲击等。
(9)鹭翿〔dào〕:以白鹭羽制成的舞具,形似雉扇或伞。

【译文】

你之恣情游荡,就在宛丘之上。确实欢娱尽兴,然而声望尽失。击鼓铿铿作响,就在宛丘之下。不论冬还是夏,手持鹭羽舞具。击缶铿铿作响,就在宛丘之道。不论冬还是夏,手持鹭羽伞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