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人

所属分类:国风·曹风

候人兮,何戈与祋。彼其之子,三百赤芾。
维鹈在梁,不濡其翼。彼其之子,不称其服。
维鹈在梁,不濡其咮。彼其之子,不遂其媾。
荟兮蔚兮,南山朝隮。婉兮娈兮,季女斯饥。


【注释】

候人:官名,周代整治道路及迎送宾客的小官。
何〔hè〕:通“荷”,荷担,扛着。
祋〔duì〕:古代的一种兵器,即殳,竹木制成,有棱无刃。
赤芾〔fú〕:赤色蔽膝,大夫以上者之礼服。
维:句首发语词,无实义。
鹈〔tí〕:即鹈鹕,一种水鸟,喜群居,捕食鱼类。
梁:伸向水中用于捕鱼的堤堰。
称〔chèn〕:相称,相配。
咮〔zhòu〕:鸟嘴。
遂:长久保持,一说相称。
媾:厚爱,宠爱。一说婚配,婚姻
荟兮蔚兮:荟、蔚,皆形容云雾弥漫之词,一说草木茂盛貌。
朝隮〔zhāo jī〕:早晨的云霞。隮,云气,一说攀登。
季女:排行最末的女儿,引申为少女。
斯:如此,这么。

【翻译】

位候人小官啊,肩上担着戈和殳。然而那一个人啊,位列红芾三百人。鹈鹕栖止鱼堰上,没有沾湿其羽翼。然而那一个人啊,与其衣服不相配。鹈鹕栖止鱼堰上,没有沾湿其嘴巴。然而那一个人啊,不能保持其厚爱。云气蒸腾霞蔚然,南山清晨升云霞。温婉柔和又美好,少女竟然这饥。

【解读】

《候人》这首诗的主题比较明确,大多数学者都赞同此诗是对贤人不遇、庸才显赫的社会现象的讽刺和批判。《毛诗序》则更具体地指认此诗为对曹共公“远君子而好近小人”昏庸之举的贬斥。

本诗共分四章,每章四句,中间二章运用了复沓章式。首章以赋法将“候人”和“赤芾”两种地位悬殊的人进行对比,凸显了二者贫富的悬殊和待遇的不公。中间二章皆以梁上鹈鹕不湿“翼咮”即可得鱼起兴,暗喻那些身居高位者无才无德,却能凭借身份地位轻易攫取大量特权和资源,故言。末章中的少女虽然“婉娈”有德,却要忍饥挨饿,暗喻那些贤才就如“候人”一般不被重视、受尽艰辛,从反面实现了对本诗讽刺主题的强化。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