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宁不我顾。
日居月诸,下土是冒。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宁不我报。
日居月诸,出自东方。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胡能有定?俾也可忘。
日居月诸,东方自出。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报我不述。

【解读】

《日月》一诗,《毛诗序》联系对前《绿衣》《燕燕》的阐释,解读为卫庄姜“遭州吁之难,伤己不见答于先君,以至困穷之诗也”。朱熹《诗集传》亦承袭此说,认为是卫庄姜被庄公遗弃的伤怀之诗。今人则多认为是一首弃妇埋怨丈夫变心的诗。不过,这两种观点的相同之处,就是此诗的主人公是一位女子,表达的是哀伤幽怨的情感。

全诗共有四章,每章六句,前三章运用了叠咏手法。各章首句均以日月东升、照临大地起兴,似乎渲染的是一种光明和希望的情境,然而后文笔锋一转,开始抒写女子哀怨不已的心理状态,与起兴之句形成鲜明对照,使得内心的矛盾和情感的冲突显得更加激烈。三章中诗人先是将对方过去和现在截然不同的言语行为作了一番对照,然后以三个反问句“胡能有定”“宁不我顾”“宁不我报”和一个祈使句“俾也可忘”对对方发出了血泪的控诉。最后一章的“父母”应非实指,是诗人借以斥责对方“畜我不卒”的表现手法,这也折射出诗人内心中实际还有对方“畜我以卒”的一分渴求。

对于对方不循道义、不知回报的行为,诗人虽然表达了极度的愤慨和不满,而从中却也流露出一丝的迷惘和无奈。方玉润《诗经原始》中曾评论此诗“一诉不已,乃再诉之,再诉不已,更三诉之”,非常精当地点明了女子那倾诉不尽、排遣不完的哀怨和忧伤。


【拼音和注释】

(1)诸:与前“居”同为语尾助词,无实义。
(2)下土:大地。
(3)乃:可是,然而。
(4)逝:音节助词,无实义。
(5)古〔gù〕处:古通“故”,谓以故旧之道相处,一说“姑处”。
(6)胡:何,为何。
(7)定:止,指心定、心安。
(8)宁〔nìng〕:岂,竟然。
(9)顾:眷顾,顾念。
(10)冒:覆盖,形容光芒遍照。
(10)相〔xiāng〕好:彼此友善,相互交好。
(11)报:回报,报答。
(12)德音:善言,一说美好名声。
(13)无良:不好,不善。
(14)畜〔xù〕:同“慉”,喜爱,一说养育。
(15)卒:终,尽。
(16)述:依循,此指依循义理。

【译文】

太阳和月亮,光芒照耀在大地上。然而像这个人啊,却不能以故旧之道相处。为何还能心安理得?难道不再顾念于我?太阳和月亮,大地笼罩在其光中。然而像这个人啊,却不能如原来那般交好。为何还能心安理得?难道不再思报于我?太阳和月亮,每天都从东方升起。然而像这个人啊,美好的言语变为不善。为何还能心安理得?使人也可将其忘却。太阳和月亮,每天都从东方升起。父亲还有母亲啊,没能从始至终爱我。为何还能心安理得?不依义理将我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