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门

出自北门,忧心殷殷。终窭且贫,莫知我艰。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王事适我,政事一埤益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谪我。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遗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摧我。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解读】

《北门》倾诉了一位基层官吏郁郁不得志的心声。《毛诗序》认为此诗是对“卫之忠臣不得其志”的讽刺,朱熹《诗集传》亦承袭此说。与之不同,清人方玉润《诗经原始》则认为此诗主旨是“贤者安于贫仕也”,而今人大多认为这是一位小吏倾诉生活愁苦之作。

本诗共有三章,每章七句,其中各章最后二句叠句,二、三两章叠章。首章以“出自北门”起句,引出诗人忧心忡忡的原因是“终窭且贫”,而且无人知晓自己的艰辛。第二、三两章诗人控诉了上司给自己过度繁重的公务。自己工作的压力尚且难以排遣,回到家中不但没有得到家人安慰,反而迎来家人一致的斥责和挤兑,这对诗人无疑是落井下石、雪上加霜,悲忧苦楚之情难以言表,难怪诗人三次发出“已焉哉”的哀叹,并将其无奈地归结于“天命为之”。清代牛运震《诗志》评论这些叹句说:“皆极悲愤语,勿认作安命旷达”,深得其要。

全诗纯用赋法,不假比兴,尤其善用对比。比如政务繁重和薪资微薄的对比,奔波劳碌和无人体谅的对比,为家人奉献付出和家人贬斥排挤的对比,鲜明的反差烘托了全诗愁闷悲苦的基调,也使诗人的情感表现得更加立体化、细腻化。


【拼音和注释】

(1)殷殷:忧愁深切貌。
(2)终窭〔jù〕:终,始终。窭,贫穷。
(3)已焉哉:感叹词,表达失落无奈之意。
(4)王事:王命差遣的公事。
(5)适:往、到,此指给予。
(6)一:全,都。
(7)埤〔pí〕益:增加。
(8)室人:家人。
(9)交遍:全都。交,一齐,交相。
(10)谪〔zhé〕:责备。
(10)敦:督促,催促。
(11)埤遗:厚加。遗,给。
(12)摧:挫败,挤兑。

【译文】

我从北门走出来,忧心忡忡不可绝。始终生活于贫寒,无人能知我艰辛。哎呀呀!真是上天所安排,还能对此说什么!王命差事交给我,政事全都加给我。我从外面回到家,家人交相斥责我。哎呀呀!真是上天所安排,还能对此说什么!王命差事催促我,政事全都厚加我。我从外面回到家,家人交相挤兑我。哎呀呀!真是上天所安排,还能对此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