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解读】

《柏舟》是一首寄意抒情的好诗,然而此诗为何人因何事而作,古往今来一直争论不休,迄今尚无定论。统而言之,大约可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是“男子不遇于君”之作,如《毛诗序》云:“卫顷公之时,仁人不遇,小人在侧。”另一派认为是妇人之诗,如《鲁诗》主张此诗为“卫宣夫人”之作,《韩诗》、刘向《列女传》、朱熹《诗集传》等亦同此说。近当代学者中均有两派观点的支持者,不一而足。

全诗共有五章,每章六句,共三十句,在《诗经》中属于篇幅较长的作品。首章以“柏舟泛流”起兴,一派潇洒飘逸的风采,然而随后便笔锋一转,引出“耿耿不寐”、忧思不断的现实心境。一个“忧”字,可谓全诗“诗眼”,五章诗句都贯穿了此字。不论是借酒消愁还是遨游四方,此忧如影随形,始终难以排遣。第二、三两章中,诗人三次设喻,说自己的心非镜可鉴、非石可转、非席可卷,而且说自己去向兄弟倾诉却遇对方正在气头,连至亲之人亦不能慰藉于我,反而雪上加霜,其凄苦愁闷可以说已达无以复加的地步。然而即便如此,自己也要“威仪棣棣,不可选也”,又表现出主人公正气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概。

诗的最后两章揭示了诗人愁情满腹的原因——“愠于群小”,即得罪了很多小人,而这也导致主人公后来备受舛难凌辱。在静心思量之际,他不由得捶胸顿足,痛心疾首,忽然之间恍如有悟。最后一章对于日月轮替、阴晴圆缺的叩问,体现了诗人对于世界和生命的哲学思考。然而那忧思却始终挥之不去,诗人形象地将其比喻为脏衣未洗;而且即便再次沉思省悟,也还是“不能奋飞”,沮丧无助之情溢于笔端。

本诗抒写的忧思之深,无以诉,无以遣,无以解,无以出,环环相扣,一气呵成。用语委婉幽抑,情感真切鲜明,比喻等修辞手法的运用也使此诗增色不少。此外,从“无酒”“敖游”“威仪”“奋飞”等用词流露的精神气质来看,诗人身份更有可能为男子;而从“群小”“觏闵”“受侮”等词描绘的诗人遭际来看,使得《毛诗序》“仁人不遇”的说法更可采信。


【拼音和注释】

(1)泛:漂流。
(2)柏舟:柏木做的船。
(3)流:中流,水中间。
(4)耿耿:烦躁不安,心事重重。一说“炯炯”,指眼睛明亮。
(5)隐忧:深深的忧虑。隐,伤痛。
(6)微:非,不是。
(7)敖:漫游,闲游。
(8)匪:假借为“非”,不,不是。
(9)鉴:镜子。
(10)茹〔rú〕:猜想。
(10)据:依靠。
(11)薄言:语气助词,无实义。一说急急忙忙。
(12)愬〔sù〕:同“诉”,告诉,倾诉。
(13)转〔zhuǎn〕:回还,转动。
(14)棣棣〔dì dì〕:雍容闲雅貌,一说盛多貌。
(15)选:假借为“柬”,挑选,选择。
(16)悄悄:忧伤貌。
(17)愠〔yùn〕:恼怒。
(18)群小:众小人。
(19)觏〔gòu〕:遇见。
(20)闵〔mǐn〕:忧虑,患难。
(21)静言:安静地,仔细地。言,语气助词,无实义。
(22)寤〔wù〕:通“悟”,觉悟,认识到。
(23)辟〔pì〕:通“擗”,捶胸。
(24)摽〔biào〕:锤,击。
(25)居:语气助词,同“乎”。
(26)诸:语气助词,无实义。
(27)胡:疑问词,为何。
(28)迭:交替,更迭。
(29)微:日月亏缺,一说隐微无光。
(30)奋飞:振翼高飞。

【译文】

泛起那柏木做的船儿,也在河中间随波漂流。心事重重难以入眠,如同饱含深深忧思。并不是我没有美酒,这才出去四处遨游。我的心儿并非明镜,无法清楚猜测一切。我也有那长兄小弟,但他们都难以依靠。本想前去倾诉我心,却遇他正怒气冲冲。我的心儿并非石子,不能转动而又回还。我的心儿并非坐席,无法将它滚卷起来。威严仪容雍容闲雅,不能再行挑选拣择。忧心忡忡难以排遣,却为众多小人恼恨。遇到患难已经很多,遭受侮辱也不算少。静下心来仔细寻思,捶心击胸恍然醒悟。天空中的太阳月亮,为何轮替又有圆缺?心中忧愁绵绵不绝,如同衣服未被清洗。静下心来仔细寻思,不能振翅翱翔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