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复陶冗,未有家室。
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
周原膴膴,堇荼如饴。爰始爰谋,爰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室于兹。
乃慰乃止,乃左乃右,乃疆乃理,乃宣乃亩。自西徂东,周爰执事。
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绳则直,缩版以载,作庙翼翼。
捄之陾,度之薨薨,筑之登登,削屡冯冯。百堵皆兴,鼛鼓弗胜。
乃立皋门,皋门有伉。乃立应门,应门将将。乃立冢土,戎丑攸行。
肆不殄厥愠,亦不陨厥问。柞棫拔矣,行道兑矣。混夷駾矣,维其喙矣!
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予曰有奔奏,予曰有御侮!

【解读】

《绵》是一首歌颂周文王祖父古公亶父事迹的诗,诗中记叙了他从豳地迁往岐山之后,以其贤明之德使部族不断发展壮大,从而为开创周代大业奠定了深厚的根基。《毛诗序》亦云:“文王之兴,本由大王也。”

全诗共分九章,每章六句。此诗展现了周太王古公亶父兴周的诸多史实,包括迁徙部族到达岐山、大兴土木营建宫室、建造宗庙设立祭坛、兴修水利发展农业、抗击狄戎保家卫国、平定虞芮土地之讼等。诗中尤其对兴修宫室有较大篇幅的铺排,渲染了古公亶父贤良、有礼、勇武、睿智等美德,也是通过追述周代先祖事迹,对周王朝之立国予以肯定和称美。

【拼音和注释】

(1)瓞〔dié〕:小瓜。
(2)土沮〔jū〕漆:皆古水名,在今陕西境内。土,借为“杜”,一说居于。
(3)古公亶〔dǎn〕父:姬姓,名亶,豳人,周文王祖父。“古公”和“父”皆是尊称。
(4)陶复陶穴:陶复,凿壁而成的窑洞。陶穴,凿地而成的土室。
(5)朝:早晨。
(6)率西水浒〔hǔ〕:率,沿,循。浒,河岸,水边。
(7)岐下:岐山之下,在今陕西岐山。
(8)姜女:指太姜,古公亶父的正妃,周文王的祖母。
(9)胥宇:相宅,考察建筑房屋的地势方向等。
(10)周原膴膴〔wǔwǔ〕:周原,周城的原野,在岐山之南。膴膴,膏腴,肥沃。
(10)堇〔jǐn〕荼如饴:堇、荼,皆野菜名。饴,用麦芽制成的糖浆。
(11)爰契我龟:契,用刀刻。龟,占卜用的龟甲。
(12)时:通“是”,一说开始动工。
(13)慰:安定。
(14)乃左乃右:在左右两侧开地置邑,一说划定左右空地的用途。
(15)乃疆乃理:疆,划定经界。理,划分区域。
(16)乃宣乃亩:宣,疏通水道,一说应时耕种。亩,垦治田地。
(17)司空:周代六卿之一,掌管工程建设之事。
(18)司徒:周代六卿之一,掌管土地、人口和人力调配之事。
(19)绳:墨线,木工划直线的工具。
(20)缩版以载:缩版,以绳索收束墙板,“版”同“板”。载,承载;一说通“栽”,树立木桩。
(21)翼翼:庄严雄伟貌。
(22)捄〔jiù〕之陾陾〔réng〕:捄,盛土。陾陾,众多貌。
(23)度〔duó〕之薨薨〔hōng〕:度,将土填入版中。薨薨,填土及劳作之声。
(24)登登:形容捣土声。
(25)削屡〔lóu〕冯冯〔píng〕:削屡,将墙土隆高的地方削平,屡古同“娄”,一说多次。冯冯,形容削土声。
(26)鼛〔gāo〕:古代有事时召集人的一种大鼓。
(27)皋门:王宫的外城门。
(28)伉〔kàng〕:高大。
(29)应〔yìng〕门:王宫的正门。
(30)将将〔qiāng〕:高大严正貌。
(31)冢土:大社,天子祭土地神、谷神的地方。
(32)戎丑:大众,一说兵众。
(33)肆:故,因此。
(34)殄〔tiǎn〕:尽,绝。
(35)问:通“闻”,声誉。一说聘问。
(36)柞棫〔zuò yù〕拔矣:柞棫,栎树与白桵树。拔,生出嫩枝,一说拔除。
(37)兑〔yuè〕:同“悦”,喜悦。一说通畅。
(38)混夷駾〔tuì〕矣:混夷,古种族名,西戎之一种,又名犬戎、昆夷等。駾,马受惊奔跑。
(39)喙〔huì〕:疲困,喘息。
(40)虞芮〔ruì〕质:虞,古国名,在今山西平陆东北。芮,古国名,在今陕西朝邑以南。质,评断。
(41)蹶厥生:蹶,行动,着手。生,生养百姓之道。一说通“性”,天性。
(42)疏附:率领疏远者亲附君王之臣。
(43)先后:在君王前后辅佐相导之臣。
(44)奔奏:宣扬君王之德、四方奔命之臣。奏,一说通“走”。
(45)御侮:以武力捍御敌人侵侮之臣。

【译文】

小瓜生长绵绵不绝。周民最初之繁衍,从那杜沮漆水边。名为古公亶父者,凿壁挖地造窑洞,没有房室可居住。名为古公亶父者,清晨骑马疾奔驰。沿着西面之水畔,来到岐山山脚下。于是和那姜氏女,前来考察建屋宅。周城原野真肥沃,堇荼野菜甘如饴。于是着手行谋划,于是刻纹在龟甲。卜辞安止于此时,可以筑室在此地。于是安定而栖止,于是左右整土地。于是定界划区域,于是通渠垦田地。自从西面到东方,都来从事此劳役。于是召来那司空,于是召来那司徒,使其帮助造宫室。拉紧绳墨划直线,收束墙板以承载,建造宗庙极庄严。盛装起土非常多,填充起土轰轰响。夯实捣土登登响,削平隆处冯冯响。上百堵墙都筑起,鼛故敲响听不见。于是树立那皋门,皋门雄伟又高大。于是树立那应门,应门严正又高大。于是设立那大社,大众才可得出行。因此不绝其愤怒,也不陨落其声名。栎与白桵抽嫩枝,行道之人心喜悦。犬戎之马惊奔走,因为疲困而喘息。虞芮争讼评断完,文王着手生民事。我周有那疏附臣,我周有那先后臣,我周有那奔走臣,我周有那御侮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