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难忱斯,不易维王。天位殷适,使不挟四方。
挚仲氏任,自彼殷商,来嫁于周,曰嫔于京。乃及王季,维德之行。
大任有身,生此文王。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国。
天监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
文王嘉止,大邦有子。大邦有子,伣天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缵女维莘。长子维行,笃生武王。保右命尔,燮伐大商。
殷商之旅,其会如林。矢于牧野,维予侯兴。上帝临女,无贰尔心。
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

【解读】

《大明》是一首描写周朝开国创基、歌颂周王丰功伟绩的诗歌,与《大雅》中的《文王》《生民》《公刘》《緜》《皇矣》诸篇一脉相承,堪为一组开国史诗。《毛诗序》言此诗之旨为“文王有明德,故天复命武王也”。朱熹《诗集传》则云:“此亦周公戒成王之诗”。

全诗共分八章,一、三、五、七章各六句,二、四、六、八章各八句。全诗从殷纣无道、天下离心写起,依次介绍了太任嫁予王季生下文王、文王贤德以致四方来朝、文王迎娶太姒为妻生下武王、武王于牧野誓师伐商、姜太公辅佐武王创国等重大史实。全诗以“天命所佑”为核心,是为论证创立周朝的合法性,也反映出当时社会流行的哲学观念和人文色彩。

【拼音和注释】

(1)忱:信任。
(2)维:乃,是。
(3)天位殷适:天位,天子之位,一说位同“立”。适,居,处;一说借为“嫡”。
(4)挚仲氏任:挚,古国名,任姓,在今河南汝南东南。仲,次女。任,太任,王季之正妃,文王之母。
(5)嫔:王族之女出嫁。
(6)王季:又名季历,姬姓,周太王之少子,周文王之父。
(7)之行:是行,依之而行。
(8)大任有身:大任,同“太任”。有身,怀孕。
(9)昭〔shào〕事:勤勉地服事。昭,通“劭”,一说明。
(10)怀:招致,一说思怀。
(10)回:邪僻,一说违背。
(11)方国:四方诸侯之国。
(12)天监:上天的监察。
(13)集:依就,依从。
(14)初载:初年,早期阶段。
(15)合:婚配。
(16)洽〔hé〕:又名瀵水,现称金水河,源出今陕西合阳北,东南流入黄河。
(17)止:句末语助词,无实义。一说借为“礼”。
(18)有子:指莘国太姒,周文王之正妃,周武王之母。一说殷商帝乙之妹。
(19)伣〔qiàn〕:如同,好比。
(20)文:占卜的文辞,一说文德。
(21)梁:桥,此指连船使之成为“浮桥”。
(22)不:句首语助词,无实义。一说通“丕”,大。
(23)缵〔zuǎn〕女维莘:缵,继续,承续。莘,莘国,古国名,姒姓,在今陕西合阳东南。
(24)长子维行:长子,长女,一说指文王长子伯邑考。行,依德而行,一说死去。
(25)笃:句首语助词,无实义。一说厚。
(26)保右命尔:保右,同“保佑”。尔,语气助词,无实义;一说指代武王。
(27)燮〔xiè〕伐:协同征伐。一说燮借为“袭”。
(28)会:会聚,会合。一说借为“旝”,战时指挥旗。
(29)矢:通“誓”,誓师。一说陈列。
(30)女:同“汝”。
(31)牧野洋洋:牧野,古地名,在今河南淇县南。洋洋,辽阔无际貌。
(32)檀车煌煌:檀车,古代车子多用檀木制造,故后常指兵车、役车。煌煌,鲜明盛美貌。
(33)驷騵彭彭:騵,赤毛白腹的马。彭彭,强壮貌。
(34)维师尚父:师,太师,周代三公之首。尚父,又作“尚甫”,指姜子牙,名尚,一名望,字子牙。
(35)时维鹰扬:时,通“是”。鹰扬,鹰隼飞扬,形容威武勇猛。
(36)凉〔liàng〕:假借为“倞”,辅佐。
(37)肆:疾速,迅捷。
(38)会朝〔zhāo〕:一朝,一早。

【译文】

光明辉映临下界,赫赫朗耀在天上。上天之意难可信,无有变易唯帝王。天子之位帝辛居,不能挟制四方国。挚国次女乃姓任,来自殷商之畿内。出嫁来到此周地,在那京都为王妃。于是偕同那王季,依循道德而行事。等到太任有身孕,生下这位周文王。这位名为文王者,小心谨慎又谦恭。勤勉奉事那天地,于是招来许多福。他有美德不邪僻,接受诸国来归附。上天监察于下界,上天之命已依从。在那文王早年时,上天为他结姻缘。在那洽水之北面,在那渭水之涯际。文王具有嘉美德,大国中有这女子。大国中有这女子,好比天帝之妹妹。卜辞断定很吉祥,迎亲来到渭水边。造船相连作桥梁,昭显周国之荣光。天命降临自天帝,诏命给那周文王。周国京都君天下,承续之女在莘国。莘国长女依德行,生下西周之武王。上天保佑下诏命,协同征伐大商朝。殷商所遣之军队,会聚集合多如林。武王誓师于牧野,只有我周能兴盛。天帝降临视尔辈,专一其志莫二心。牧野之地很辽阔,檀木战车色鲜明,四騵驾车体雄健。太师名为姜子牙,威猛如鹰高飞扬,辅弼佐助那武王。疾速征伐大商朝,一朝天下皆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