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醉

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
既醉以酒,尔肴既将。君子万年,介尔昭明。
昭明有融,高朗令终,令终有俶。公尸嘉告。
其告维何?笾豆静嘉。朋友攸摄,摄以威仪。
威仪孔时,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其类维何?室家之壶。君子万年,永锡祚胤。
其胤维何?天被尔禄。君子万年,景命有仆。
其仆维何?釐尔女士。釐尔女士,从以孙子。

【解读】

《既醉》是一首借宴饮醉酒抒发对王室祝祷祈福的诗。《毛诗序》认为此诗记叙的是“醉酒饱德,人有士君子之行”的太平时局。朱熹《诗集传》则言此诗乃“父兄所以答《行苇》之诗”。此外,部分现代学者认为此诗是周王祭祀祖先,祝官代表神主对主祭者周王发出的祝辞。

全诗共分八章,每章四句。首二章写酒醉德饱、佳肴已呈之状,发出君子长享万年、天赐福德之祝祈。三、四两章则以公尸祭神之事,发出德增名扬的称誉,兼以朋友以威仪佐助之事。五、六两章写君子以孝道和齐家之道,故堪领受上天赐福和后嗣绵延之报。末两章以两个设问句,表明周王享万年之世乃天命所归,子孙兴旺亦是天命所加,透露出浓厚的“天命”思想。

【拼音和注释】

(1)饱:充足,满足。
(2)将:呈上,一说美好。
(3)融:增长,强盛。
(4)高朗令终:高朗,崇高圣明。令终,终生保持美好名声,一说好结果。
(5)俶〔chù〕:开始。
(6)公尸嘉告:公尸,天子祭祀,卿代表其先祖之灵而受祭。嘉告,善言,指祭祀时祝官代表神尸所说赐福之辞。
(7)静嘉:洁净美好。
(8)摄:佐助。
(9)孔时:很好。时,通“是”,善。
(10)锡:同“赐”。
(10)壸〔kǔn〕:古通“阃”,内室。一说宽广。
(11)祚胤〔zuò yìn〕:祚,福气。胤,子孙,后嗣。
(12)被:覆荫,施加。
(13)仆:通“附”,归附。
(14)釐〔lí〕尔女士:釐,赐予。女士,女孩和男孩,一说有士人操行的女子。

【译文】

既已饮酒而致醉,又对其德很满足。君子安享万年长,助你获得大福报。既已饮酒而致醉,你的菜肴已呈上。君子安享万年长,助你德行发光明。光明之德常增长,崇高圣明尽美名。终生美名有开端,祭祀公尸善言告。他所宣告是什么?笾豆洁净又美好。得到朋友之佐助,佐助是用那威仪。威严仪容极美善,君子有那孝子行。孝子终究不匮乏,长久赐予你族辈。你之族辈怎么样?齐家先从内室起。君子安享万年长,长久赐予福和嗣。后嗣又是怎么样?上天覆荫赐你禄。君子安享万年长,上天大命有归附。归附又会怎么样?赐你女孩和男孩。赐你女孩和男孩,子孙后代久绵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