泂酌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餴饎。岂弟君子,民之父母。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罍。岂弟君子,民之攸归。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溉。岂弟君子,民之攸塈。

【解读】

《泂酌》一诗,是对“岂弟君子”的赞颂之辞,而对“岂弟君子”的身份,则有较多争议。《三家诗》认为是公刘,《毛诗序》认为是成王,亦有今人笼统言为周王或诸侯。此外,《毛诗序》认为本诗是召康公“召康公戒成王也”。

全诗共分三章,每章五句,复沓程度颇高。各章均以舀水盛装、炊饭洗涤起兴,引出对恺悌君子的称扬。此君子必是贤明有德之人,才可堪为民之父母,统领一方;才可使民众归顺,生活安宁。

【拼音和注释】

(1)泂〔jiǒng〕酌彼行潦〔háng lǎo〕:泂,借为“迥”,远。酌,舀。行潦,路上的流水,一说积水。
(2)挹〔yì〕彼注兹:挹,舀取。注,灌注。
(3)餴饎〔fēn xī〕:餴,蒸饭,米煮半熟用箕漉出再蒸熟。饎,谷物。
(4)岂弟:同“恺悌”。
(5)罍〔léi〕:一种盛酒或水的容器。
(6)溉:洗涤。
(7)塈〔jì〕:止息,安宁。

【译文】

远舀路上流水,舀来灌注器皿,可以蒸煮谷物。君子和乐平易,堪为民众父母。远舀路上流水,舀来灌注器皿,可以清洗罍器。君子和乐平易,民众归心依附。远舀路上流水,舀来灌注器皿,可以洗涤用具。君子和乐平易,民众安享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