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鹥

凫鹥在泾,公尸来燕来宁。尔酒既清,尔肴既馨。公尸燕饮,福禄来成。
凫鹥在沙,公尸来燕来宜。尔酒既多,尔肴既嘉。公尸燕饮,福禄来为。
凫鹥在渚,公尸来燕来处。尔酒既湑,尔肴伊脯。公尸燕饮,福禄来下。
凫鹥在潀,公尸来燕来宗,既燕于宗,福禄攸降。公尸燕饮,福禄来崇。
凫鹥在亹,公尸来止熏熏。旨酒欣欣,燔炙芬芬。公尸燕饮,无有后艰。

【解读】

《凫鹥》这首诗与祭祀和宴饮有关。《毛诗序》定此诗之旨为“守成”,认为“大平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祇祖考安乐之也”。清代胡承珙《毛诗后笺》云:“《既醉》为正祭后燕饮之诗,《凫鹥》为事尸日燕饮之诗”,展现了周代祭祀宴饮文化中的一种独特习俗。

全诗共分五章,每章六句,几乎全用叠章手法。各章皆以凫鹥在靠水某处起兴,引出公尸赴宴的主题。周代王室祭祀后次日,为答谢公尸会为其设宴款待。诗中展现了宴会的酒之美,肴之嘉,烤肉之香,营造了一种和悦欢乐的氛围,而且借公尸之名发出祈求福禄、远离后患的祝祷。

【拼音和注释】

(1)凫鹥〔fú yī〕:野鸭和沙鸥。
(2)公尸:详见上篇《既醉》注。
(3)宜:安和,平顺。
(4)为:援助。
(5)处:安处,安止。
(6)湑〔xǔ〕:将酒滤清。
(7)脯〔fǔ〕:干肉。
(8)潨〔cōng〕:水流会合处。
(9)宗〔cóng〕:假借为“悰”,欢乐。一说尊敬。
(10)崇:增多,厚加。
(10)亹〔mén〕:峡,水流夹山处。
(11)熏熏:和悦貌,一说香味弥漫貌,一说醉酒貌。
(12)欣欣:喜乐貌。
(13)后艰:后患。

【译文】

野鸭沙鸥在泾水边,公尸来享燕乐安宁。你的酒浆已经清澈,你的菜肴已发馨香。公尸参宴品饮美酒,福分利禄使你成就。野鸭沙鸥在沙滩上,公尸来享燕乐安和。你的酒浆已经很多,你的菜肴也很美好。公尸参宴品饮美酒,福分利禄对你相助。野鸭沙鸥在小洲上,公尸来享燕乐安处。你的酒浆已经滤清,你的菜肴乃是干肉。公尸参宴品饮美酒,福分利禄降下给你。野鸭沙鸥在水汇处,公尸来享燕乐欢愉。已经宴饮享受欢愉,福分利禄全都降下。公尸参宴品饮美酒,福分利禄厚加于你。野鸭沙鸥在峡湾中,公尸到来神色和悦。饮用美酒令人喜乐,烧烤肉食气味香郁。公尸参宴品饮美酒,往后没有灾难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