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旻

旻天疾威,天笃降丧。瘨我饥馑,民卒流亡。我居圉卒荒。
天降罪罟,蟊贼内讧。昏椓靡共,溃溃回遹,实靖夷我邦。
皋皋訿訿,曾不知其玷。兢兢业业,孔填不宁,我位孔贬。
如彼岁旱,草不溃茂,如彼栖苴。我相此邦,无不溃止。
维昔之富不如时,维今之疚不如兹。彼疏斯粺,胡不自替?职兄斯引。
池之竭矣,不云自频。泉之竭矣,不云自中。溥斯害矣,职兄斯弘,不烖我躬。
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日辟国百里,今也日蹙国百里。於乎哀哉!维今之人,不尚有旧!

【解读】

《召旻》也是一首讽谏君王昏庸无道的诗,这是《大雅》的最后一篇。《毛诗序》概括此诗主旨为“凡伯刺幽王大坏也”,与前篇《瞻卬》完全相同,这从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二者在内容、风格上的类似性。

全诗共分七章,前五章各五句,后二章各七句。前两章借上天之名,总言国家灾祸四起而民多流亡,小人当道而败坏国家的社会现实。三、四两章揭露了奸佞骄横又跋扈、贤臣竭力而位卑的黑暗政治,又言干旱之岁使国家危难雪上加霜。末三章通过池、泉的譬喻和今昔的对比,鞭挞了幽王败坏祖业、祸乱国家的罪咎,抒发了对家国人民的悲忧之情。

【拼音和注释】

(1)瘨〔diān〕:灾害。
(2)圉〔yǔ〕:边陲。
(3)讧〔hòng〕:溃败,混乱。
(4)昏椓靡共:昏椓,阉人,宦官。共,共事。
(5)溃溃回遹〔yù〕:溃溃,坏乱。回遹,邪曲,奸邪。
(6)靖夷:靖,图谋。夷,攻破,消灭。
(7)皋皋訾訾〔zǐzǐ〕:皋皋,愚顽无知貌。訾訾,懈怠、不称职貌。
(8)填:长久。
(9)溃茂:繁盛,丰茂。
(10)栖苴〔jū〕:水上漂浮的枯草。
(10)疚:疾苦,灾殃。
(11)彼疏斯粺〔bài〕:疏,粗粮,一说稷。粺,精米。
(12)替:废止,退后。
(13)职兄斯引:职,专主。兄,通“况”,滋生。引,助长。
(14)频:通“滨”,水岸。
(15)溥〔pǔ〕:广大。
(16)辟国:开辟国土。
(17)蹙国:减缩国土。
(18)有旧:旧臣,老臣。

【译文】

上苍残酷施暴虐,天上降下大丧亡。我国患害遭饥馑,人民尽皆去流亡。我处边陲都荒芜。天上降下罗罪网,蟊贼纷争起内讧。宦官不可与共事,败坏政务多邪曲,实际图谋灭我国。愚顽懈怠不称职,却不自知有污点。兢兢业业来处事,长久以来不安宁,我之职位很卑微。如同遇到干旱年,草木生长不繁茂,如同水面浮枯草。以我观察此国家,无不倾颓而溃败。昔日多福不比今,今日多祸不如昔。人吃粗粮他精米,为何还不自废退?专主滋事又助长。池水如果要枯竭,难道不是从边缘?泉水如果要枯竭,难道不是从中间?危难祸害很广泛,专主滋事又扩大,难道不会害我身?昔日先王受天命,拥有辅臣如召公。日辟国土百余里,如今日损百余里。呜呼真是太悲哀!正是如今世上人,不再尊崇元老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