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汉

倬彼云汉,昭回于天。王曰:於乎!何辜今之人?天降丧乱,饥馑荐臻。靡神不举,靡爱斯牲。圭壁既卒,宁莫我听?
旱既大甚,蕴隆虫虫。不殄禋祀,自郊徂宫。上下奠瘗,靡神不宗。后稷不克,上帝不临。耗斁下土,宁丁我梗。
旱既大甚,则不可推。兢兢业业,如霆如雷。周余黎民,靡有孑遗。昊天上帝,则不我遗。胡不相畏?先祖于摧。
旱既大甚,则不可沮。赫赫炎炎,云我无所。大命近止,靡瞻靡顾。群公先正,则不我助。父母先祖,胡宁忍予?
旱既大甚,涤涤山川。旱魃为虐,如惔如焚。我心惮暑,忧心如熏。群公先正,则不我闻。昊天上帝,宁俾我遯?
旱既大甚,黾勉畏去。胡宁瘨我以旱?憯不知其故。祈年孔夙,方社不莫。昊天上帝,则不我虞。敬恭明神,宜无悔怒。
旱既大甚,散无友纪。鞫哉庶正,疚哉冢宰。趣马师氏,膳夫左右。靡人不周。无不能止,瞻昂昊天,云如何里!
瞻昂昊天,有嘒其星。大夫君子,昭假无赢。大命近止,无弃尔成。何求为我。以戾庶正。瞻昂昊天,曷惠其宁?

【解读】

《云汉》这首诗,一般认为是以周宣王的视角,描写了西周时的一场大旱及由此带来的饥馑和种种负面社会效应,抒发了宣王对灾难的忧虑和痛切之心。《毛诗序》则认为此诗是“仍叔美宣王也”,因其“承厉王之烈,内有拨乱之志,遇灾而惧,侧身修行,欲销去之”。

全诗共分八章,每章十句。除首末二章外,各章皆以“旱既大甚”起句,详细描写了旱灾的广泛深重及百姓饥饿致死的残酷现状,还写了周王率众臣多词祈福祭祀的场面,体现了当时“天命所主”的传统观念。周王多次对上天的叩问和自省,也反映出人类面对严重自然灾害时的脆弱和无力感。

【拼音和注释】

(1)倬〔zhuō〕:明亮广大。
(2)昭回:指星辰光耀回转。
(3)荐臻:荐,屡次,频繁。臻,到来。
(4)举:祭祀。
(5)蕴隆虫虫:蕴隆,指暑气蕴积而隆盛。虫虫,灼热貌。
(6)禋〔yīn〕祀:一种祭天的仪式。
(7)宫:宗庙,一说祭坛。
(8)奠瘗〔yì〕:奠,献祭于天。瘗,埋物祭地。
(9)宗:尊崇。
(10)耗斁〔dù〕:损耗败坏。
(10)丁:遭逢。
(11)孑遗:遗留,残存。
(12)遗〔wèi〕:给,赐。一说遗留。
(13)摧:摧折,一说到来。
(14)沮:终止。
(15)群公先正:群公,古代各位贤德的上公。先正,先世诸侯士卿等。
(16)涤涤:形容山枯水干、旱气严重貌。
(17)旱魃〔bá〕:传说中引起旱灾的怪物。
(18)惔〔tán〕:火烧。
(19)黾〔mǐn〕勉:勉励,尽力。
(20)瘨〔diān〕:病苦,灾害。
(21)憯〔cǎn〕:竟然。
(22)祈年:祈祷丰年。
(23)方社不莫:方,祭祀四方之神。社,祭祀土神。莫,通“暮”,晚。
(24)虞:审度,体察。一说扶助。
(25)散无友纪:散,散漫,离散。友纪,纲纪,一说友通“有”。
(26)鞫〔jū〕哉庶正:鞫,穷困。庶正,众官之长。
(27)疚哉冢宰:疚,穷困,疾苦。冢宰,亦称太宰,周代六卿之首。
(28)趣马:掌管君王马匹之官。
(29)周:周济,救济。
(30)瞻卬〔áng〕:同“瞻仰”。
(31)里:通“悝”,忧伤。
(32)嘒〔huì〕:星光微小明亮貌。
(33)昭假〔gǔ〕无赢:昭假,向神祷告,以昭示其诚敬之心。假,借为“嘏”。赢,差错,一说得利。
(34)戾:安定。

【译文】

明亮广阔那银河,光耀回转在天空。周王发出嗟叹声,如今之人有何罪?天降死丧和霍乱,饥馑灾荒频到来。没有神明未祭祀,进献牺牲无吝惜。圭璋璧玉已用完,神明不肯听我言。旱情已经很严重,暑气蕴盛极灼热。不断举行那禋祀,自从郊野到宗庙。献祭埋物祭天地,没有神明不尊敬。始祖后稷不能助,天上仙帝不降临。侵损败坏世间人,我竟亲身逢此难。旱情已经很严重,想要去除无可能。兢兢业业多戒惧,如同头顶那雷霆。周朝剩余之百姓,没有多少尚残存。渺渺上苍之天帝,却不对我降惠赐。心中怎能不畏惧?先祖之业遭摧折。旱情已经很严重,没有办法可终止。烈日赫赫而炎炎,我无处所可安居。百姓几乎大命绝,仍不前瞻或后顾。前代诸侯与公卿,却不对我行帮助。已逝父母与先祖,怎能忍心看我苦?旱情已经很严重,山峦光秃水枯竭。旱魃凶恶广为虐,如同火烧如焚燃。我心惧怕此暑热,心中忧愁如熏烤。前代诸侯与公卿,却没听到我哀情。渺渺上苍之天帝,难道迫使我出离?旱情已经很严重,勤勉祷求望畏离。为何害我降旱灾?竟然不知其缘故。祈祷丰年时很早,方社祭祀皆不晚。渺渺上苍之天帝,却不体察我苦难。恭敬事奉诸神明,应该没有愤恨心。旱情已经很严重,朝政散漫无纲纪。众官之长多穷困,六卿之首多苦厄。掌管马匹是师氏,司厨之官左右随。没人不愿行周济,没人止息不去做。瞻仰浩渺之上苍,心中多少伤与悲?瞻仰浩渺之上苍,星光微小而闪烁。虔诚祈祷无差错。百姓几乎大命绝,不要抛弃祭祀功。祈求难道是为我?只为安定众官长。瞻仰浩渺之上苍,何时惠赐予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