崧高

崧高维岳,骏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维申及甫,维周之翰。四国于蕃。四方于宣。
亹亹申伯,王缵之事。于邑于谢,南国是式。王命召伯,定申伯之宅。登是南邦,世执其功。
王命申伯,式是南邦。因是谢人,以作尔庸。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田。王命傅御,迁其私人。
申伯之功,召伯是营。有俶其城,寝庙既成。既成藐藐,王锡申伯。四牡蹻蹻,钩膺濯濯。
王遣申伯,路车乘马。我图尔居,莫如南土。锡尔介圭,以作尔宝。往近王舅,南土是保。
申伯信迈,王饯于郿。申伯还南,谢于诚归。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疆。以峙其粻,式遄其行。
申伯番番,既入于谢。徒御啴啴。周邦咸喜,戎有良翰。不显申伯,王之元舅,文武是宪。
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万邦,闻于四国。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其风肆好,以赠申伯。

【解读】

西周末期,周王室陵夷,南方各国时有割据作乱之事。《崧高》一诗就是在此背景下,以周宣王贤臣尹吉甫的口吻,作以赞颂申伯安绥南方的卓著功勋。《毛诗序》认为本诗主旨是“尹吉甫美宣王也”,因其“天下复平,能建国亲诸侯,褒赏申伯焉”。

全诗共分八章,每章八句。首章给申伯的降生和受命赋予了“天命神授”的色彩,强调了他在周王朝中占有的重要政治地位。其后各章则以周王之命为线索,详细记述了申伯至谢地营建城邑,召伯代理申伯原有事业,周王厚赐申伯并命其安居南方等事件,赞美了申伯勇武、正直、柔惠的美德,及他平定南国、天下归服的赫赫功绩。

【拼音和注释】

(1)崧高维岳:崧,同“嵩”,山势高耸。岳,高大的山,此指东岱、南衡、西华、北恒四岳。
(2)骏:高大。
(3)生甫及申:甫、申,皆诸侯国名,此指甫侯和申伯。
(4)翰〔gàn〕:“干”的假借字,支柱。
(5)蕃:通“藩”,屏障,保障。
(6)宣:“垣”的假借字。一说宣扬王恩。
(7)亹亹〔wěi wěi〕:勤勉不倦。
(8)缵〔zuǎn〕:继承,接续。一说“践”的假借字,任用。
(9)于邑于谢:第一个“于”指营建、修筑。谢,地名,在今河南唐河附近。
(10)式:效法。
(10)召〔shào〕伯:召虎,又称召穆公,周宣王大臣。
(11)因:凭,依靠。
(12)庸:通“墉”,城墙。一说功业。
(13)彻:治理。
(14)傅御:辅佐周王或诸侯治事之官。
(15)私人:公卿大夫或王室家臣。
(16)俶〔chù〕:建筑,一说善好。
(17)寝庙:宗庙正殿称庙,后殿称寝。
(18)藐藐:盛美貌。
(19)锡:通“赐”。
(20)蹻蹻〔jué jué〕:强壮勇武貌。
(21)钩膺濯濯:钩膺,马颔及胸上的革带,下垂缨饰。濯濯,光泽鲜明貌。
(22)遣:派遣,一说赠送。
(23)介:同“玠”,大圭。
(24)信迈:信任而出行。
(25)郿〔méi〕:古地名,在今陕西眉县附近。
(26)谢于诚归:即“诚归于谢”。诚,确实。
(27)以峙其粻〔zhāng〕:峙,储备。粻,米粮。
(28)遄:疾速。
(29)番番〔bōbō〕:勇武貌。
(30)徒御啴啴〔chǎn chǎn〕:徒御,步行挽车和驾车御马之人。啴啴,安闲舒适貌,一说众盛貌。
(31)戎有良翰:戎,你,一说大。良翰,贤良的辅佐。
(32)不:语气助词,无实义。一说通“丕”,大。
(33)元舅:长舅。
(34)宪:典范,法式。
(35)揉:通“柔”,使柔顺、顺服。
(36)吉甫:尹吉甫,周宣王贤臣。
(37)肆:极,尽。一说助长。

【译文】

山势巍峨是四岳,高高耸立入云天。神灵降在四岳间,生下甫国与申国。正是申国和甫国,乃是周朝之支柱。四国以之为屏障,天下以之为墙垣。申伯勤勉而不倦,周王传继以事业。就在谢地筑城邑,南方各国皆效法。周王下令给召伯,确定申伯之屋宅。进入南国做长官,世代保有其功业。周王下令给申伯,要树表率给南国。依靠谢邑众百姓,修建你之新城墙。周王下令给召伯,治理申伯之田地。周王下令给傅御,和其家臣同迁出。申伯原有之事功,召伯代其而营理。城邑终于营建好,宗庙也已修筑成,建筑盛大又华美。周王赏赐给申伯,四匹公马体雄健,胸上饰带色鲜明。周王以礼遣申伯,送他辂车和四马。我已思量你居住,不如南方最适合。赐你大圭之玉器,以此作为你国宝。周王舅父请前往,南方国土得保全。申伯信任而出行,周王饯行在郿地。申伯返还至南国,确实又回到谢邑。周王下令给召伯,治理申伯之国土。米粮谷物储备好,动身出行要快速。申伯勇武而英豪,已经进入谢邑内。挽车御马态安闲,周国人民皆欢喜。你有贤良之辅弼,光明显赫之申伯。他是周王之长舅,文治武功为榜样。申伯所具之美德,温顺柔和且正直。安抚万国使归服,声名闻达于各国。吉甫作出此诗歌,他的诗歌真伟大。风格气度太美好,以此为礼赠申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