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柔

菀彼桑柔,其下侯旬,捋采其刘,瘼此下民。不殄心忧,仓兄填兮。倬彼昊天,宁不我矜?
四牡骙骙,旟旐有翩。乱生不夷,靡国不泯。民靡有黎,具祸以烬。於乎有哀,国步斯频。
国步蔑资,天不我将。靡所止疑,云徂何往?君子实维,秉心无竞。谁生厉阶,至今为梗?
忧心慇慇,念我土宇。我生不辰,逢天僤怒。自西徂东,靡所定处。多我觏痻,孔棘我圉。
为谋为毖,乱况斯削。告尔忧恤,诲尔序爵。谁能执热,逝不以濯?其何能淑,载胥及溺。
如彼遡风,亦孔之僾。民有肃心,荓云不逮。好是稼穑,力民代食。稼穑维宝,代食维好?
天降丧乱,灭我立王。降此蟊贼,稼穑卒痒。哀恫中国,具赘卒荒。靡有旅力,以念穹苍。
维此惠君,民人所瞻。秉心宣犹,考慎其相。维彼不顺,自独俾臧。自有肺肠,俾民卒狂。
瞻彼中林,甡甡其鹿。朋友已谮,不胥以谷。人亦有言:进退维谷。
维此圣人,瞻言百里。维彼愚人,覆狂以喜。匪言不能,胡斯畏忌?
维此良人,弗求弗迪。维彼忍心,是顾是复。民之贪乱,宁为荼毒。
大风有隧,有空大谷。维此良人,作为式谷。维彼不顺,征以中垢。
大风有隧,贪人败类。听言则对,诵言如醉。匪用其良,复俾我悖。
嗟尔朋友,予岂不知而作。如彼飞虫,时亦弋获。既之阴女,反予来赫。
民之罔极,职凉善背。为民不利,如云不克。民之回遹,职竞用力。
民之未戾,职盗为寇。凉曰不可,覆背善詈。虽曰匪予,既作尔歌!



【解读】

《桑柔》也是一首劝谏君王之诗,《毛诗序》云此诗乃“芮伯刺厉王也”。芮伯,姬姓,字良夫,是芮国国君,周朝卿士。周厉王暴虐无道,亲近奸佞荣夷公,芮伯屡次上谏,厉王拒不听从,使得民怨沸腾,最终酿成“国人暴动”的大祸。

全诗共分十六章,前八章各八句,后八章各六句。从内容与风格上看,本诗与前面《板》《荡》《抑》等诗都比较接近。诗中对厉王治政昏庸、为人无德的方方面面予以了批评诘责,特别是提到他是非不分、善恶不明、亲小人远贤良的品行。此外诗人也对在位者“上行不正,下以效之”的恶劣政教影响予以了谴责,堪为后世讽谏诗的典范之作。

【拼音和注释】

(1)菀〔wǎn〕:茂盛貌。
(2)旬:树荫遍布。
(3)刘:树叶剥落稀疏貌。
(4)瘼〔mò〕:病,疾苦。
(5)殄〔tiǎn〕:断绝。
(6)仓兄〔chuàng huǎng〕填兮:仓兄,同“怆恍”,悲怆失意貌。填,久。
(7)倬〔zhuō〕:光明,伟大。
(8)矜:怜恤。
(9)泯:灭亡。
(10)黎:众多。
(10)频:危急。
(11)蔑资:没有资财。
(12)将:扶助,一说养育。
(13)疑〔nǐ〕:安定,止息。
(14)维:语气助词,犹“是”。一说通“惟”,思虑。
(15)竞:纷争。
(16)厉阶:祸端。
(17)梗:病,害。
(18)僤〔dàn〕:厚,大。
(19)痻〔mín〕:病,精神恍忽。
(20)孔棘我圉〔yǔ〕:棘,通“亟”。圉,边境。
(21)毖〔bì〕:谨慎。
(22)序爵:按等次授予官爵。
(23)执热:手执灼热之物。
(24)逝:发语词,无实义。一说去往。
(25)胥:交相,相率。
(26)僾〔ài〕:呼吸不畅。
(27)荓〔píng〕:任用,役使。
(28)力民代食:力民,勤民,使民劳作。代食,有功者代无功者而受俸禄,一说官吏靠百姓奉养。
(29)蟊贼:吃禾苗的两种害虫。
(30)痒:病。
(31)赘:通“缀”,系附,连属。
(32)旅力:体力。旅,通“膂”。
(33)宣犹:宣,明达,一说周遍。犹,通“猷”,图谋。
(34)相:品质。一说辅相。
(35)甡甡〔shēn shēn〕:众多貌。
(36)谮:通“僭”,背离,不信任。
(37)谷:善,好。
(38)谷:困窘。
(39)迪:进。
(40)荼毒:荼,一种苦菜。毒,螫人之虫。
(41)隧〔suì〕:通道,一说大风疾吹貌。
(42)征以中垢:征,行事。中垢,隐暗,污秽。
(43)听言:顺从心意的话。一说道听途说之言。
(44)诵言:诵读经书之言,指中正顺理之言。
(45)飞虫:飞鸟。
(46)弋获:射中捕获。
(47)阴女:阴,覆荫,庇护。女,通“汝”。
(48)赫:通“嚇”,怒斥。
(49)职凉善背:职,从事。凉,浮薄,不敦厚。善背,善于欺诳背离。
(50)回遹〔yù〕:邪曲。
(51)用力:运用暴力。
(52)戾:安定,一说善。
(53)凉:通“谅”,诚恳,信实。
(54)善詈〔lì〕:善,大,极。詈,责骂。

【译文】

桑树嫩叶很茂盛,树下浓荫广延覆。采摘桑叶使稀疏,让那百姓多疾苦。心中忧愁无止尽,悲怆失意久萦缠。光明伟大那上苍,怎不怜悯抚恤我?四匹公马体雄健,旟旐旌旗随风舞。祸乱发生不平定,没有国家不覆亡。人口减少民不多,尽受灾祸留残余。哎呀心中含悲哀,国家命运太危急。国运危机无资财,上天不来扶助我。无处可以得安居,又能去往于何处?君子确实是这样,存心淡泊无纷争。是谁肇始此祸端?至今残害成大患。心中忧愁极深重,念我土地和屋宅。我之出生不逢时,正遇上天降大怒。从那西边到东边,没有地方可定居。我眼多见民疾苦,我国边境正告急。小心谨慎来谋划,混乱状况得减少。告诫你要多矜恤,教诲你要授爵位。谁能手执灼热物,却不用水来冲洗?如此怎能是贤善?众人交相陷祸患。如同迎着逆向风,也会让人难呼吸。民众本有行善心,君王不能去运用。重视农业耕作事,勤民奉养有功臣。农业生产是珍宝,奉养功臣是好事。天降死丧与祸乱,要灭我们所立王。降下蟊贼等害虫,农田庄稼都生病。哀痛伤怀我国中,灾难牵连尽荒芜。没有人能出大力,以此感念那上苍。正是贤德之君王,民众才会瞻仰他。居心明达善谋划,审慎考察人品质。不顺正道之君王,独以己意为嘉美。自己私欲恣意行,使那百姓皆迷狂。瞻望那片树林中,有群野鹿数颇多。同僚朋友既背离,不能相交以善道。人们也有俗话说,进退都入困窘境。只有这些圣贤人,目光远大瞻百里。只有那些愚鲁者,反以狂妄而自喜。并非不能说此话,为何惧怕又顾忌?国有这些贤良人,王不索求不进用。但对那些残忍者,眷顾有加多任命。百姓贪婪而暴乱,竟如荼毒相为虐。大风到来有通道,就从空旷大谷中。只有这些贤良人,所作所为皆善好。只有不顺正道者,行事鬼祟又污秽。大风到来有通道,贪婪之人是败类。顺心之话则应答,听到正理如酒醉。不去推行贤良法,却使我等效悖逆。嗟叹你友与同僚,我怎不知你所为?就如空中之飞鸟,有时也被射猎到。原本覆荫庇护你,你却反对我怒斥。百姓不遵中正道,行事浮薄善欺背。残害侵损于百姓,竞作如同落人后。百姓品性变邪曲,多因执政太暴虐。百姓生活不安定,多因执政为贼寇。真诚劝谏不采纳,反而违背多斥骂。即使遭受你责难,还要为你作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