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

江汉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游,淮夷来求。既出我车,既设我旟。匪安匪舒,淮夷来铺。
江汉汤汤,武夫洸洸。经营四方,告成于王。四方既平,王国庶定。时靡有争,王心载宁。
江汉之浒,王命召虎:式辟四方,彻我疆土。匪疚匪棘,王国来极。于疆于理,至于南海。
王命召虎:来旬来宣。文武受命,召公维翰。无曰予小子,召公是似。肇敏戎公,用锡尔祉。
釐尔圭瓒,秬鬯一卣。告于文人,锡山土田。于周受命,自召祖命,虎拜稽首:天子万年!
虎拜稽首,对扬王休。作召公考:天子万寿!明明天子,令闻不已,矢其文德,洽此四国。

【解读】

《江汉》这首诗,同传世的青铜器召伯虎簋上的铭文一样,宣扬了召穆公平定淮夷的赫赫功绩,亦通过召穆公之口,表达了对周王恩德的感念和对周室大业的祝祷。《毛诗序》言此诗主题为“尹吉甫美宣王也”,以其“能兴衰拨乱,命召公平淮夷”。还有部分学者认为此诗为召虎所作。

全诗共分六章,每章八句。前三章皆以长江和汉水起兴,描写召虎领兵平定淮夷之乱,不断拓展国家疆土的武功。后三章则写召虎接受宣王册命和嘉勉的礼仪,以及召虎对天子谢恩、歌颂和祝福等事,充分体现了周代以“礼”治国的精神。

【拼音和注释】

(1)浮浮:水势浩大貌。
(2)滔滔:众多,遍布。
(3)淮夷来求:淮夷,淮河流域的部族。求,此指讨伐。
(4)旟〔yú〕:画有鸟隼的旗。
(5)铺:通“痡”,危害。一说驻扎。
(6)汤汤〔shāng shāng〕:水势盛大貌。
(7)洸洸〔guāng guāng〕:威武貌。
(8)召〔shào〕虎:召穆公,召国君主,周宣王武将。
(9)彻:治理。
(10)匪疚匪棘:疚,病苦,灾害。棘,急迫。
(10)极:极则,指中正之道。
(11)旬:“巡”的假借字,巡视。
(12)召〔shào〕公维翰〔gàn〕:召公,召康公姬奭,西周宗室,召虎太祖。翰,通“干”,骨干。
(13)似:“嗣”的假借字,继承。
(14)肇敏戎公:肇,图谋。敏,快速。戎公,大事,“公”同“功”。
(15)用锡尔祉〔zhǐ〕:锡,同“赐”。祉,福。
(16)釐〔lí〕尔圭瓒〔zàn〕:釐,赐予。圭瓒,以圭为柄、形状如勺的酒器。
(17)秬鬯〔jù chàng〕一卣〔yǒu〕:秬鬯,以黑黍和郁金香草酿造的酒。卣,一种酒器,口小腹大,有盖和提梁。
(18)文人:先祖中有文德之人。
(19)召祖:召氏之祖,指召康公。
(20)对扬王休:对扬,答谢颂扬。休,善美。
(21)考:称颂功德的铭文。一说“簋”〔酒器名〕的假借。
(22)矢:通“施”,广布,施行。

【译文】

长江汉水浪滔天,出征将士遍四方。不求安逸不游乐,要对淮夷行讨伐。已经出动我兵车,已经竖起我旟旗。不求安逸和舒宁,淮夷作乱生危害。长江汉水势浩荡,出征将士真威武。经纶营治四方国,获得成功告君王。四方天下已太平,王国几乎可安定。此时没有诸纷争,君王之心很安宁。长江汉水之边畔,君王下令给召虎。开辟四方拓国土,管理我国之疆域。不要为害莫急躁,遵循王国中正道。划定地界分农田,领土直到南海边。君王下令给召虎,巡视南方宣政教。文王武王受天命,召公乃是骨干臣。莫说自己是小儿,应当继承召公志。迅速图谋大事业,赏赐给你众福禄。赐你圭瓒之酒器,秬鬯美酒满一卣。上告文德之先祖,赐予山川及田地。就在岐周受册命,依循召公受命礼。召虎跪拜而叩首,祝祷天子享万年。召虎跪拜而叩首,答谢颂扬王美意。写出纪念召公文,祝祷天子寿万年。光明显耀之天子,美好声名无止尽。宣扬流布其文德,四方诸国则和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