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奕

奕奕梁山,维禹甸之,有倬其道。韩侯受命,王亲命之:缵戎祖考,无废朕命。夙夜匪解,虔共尔位,朕命不易。榦不庭方,以佐戎辟。
四牡奕奕,孔脩且张。韩侯入觐,以其介圭,入觐于王。王锡韩侯,淑旂绥章,簟茀错衡,玄衮赤舄,钩膺镂鍚,鞹鞃浅幭,鞗革金厄。
韩侯出祖,出宿于屠。显父饯之,清酒百壶。其肴维何?炰鳖鲜鱼。其蔌维何?维笋及蒲。其赠维何?乘马路车。笾豆有且。侯氏燕胥。
韩侯取妻,汾王之甥,蹶父之子。韩侯迎止,于蹶之里。百两彭彭,八鸾锵锵,不显其光。诸娣从之,祁祁如云。韩侯顾之,烂其盈门。
蹶父孔武,靡国不到。为韩姞相攸,莫如韩乐。孔乐韩土,川泽訏訏,鲂鱮甫甫,麀鹿噳噳,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庆既令居,韩姞燕誉。
溥彼韩城,燕师所完。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实墉实壑,实亩实藉。献其貔皮,赤豹黄罴。

【解读】

《韩奕》是《大雅》中的名篇之一,主要表达的是对韩国侯的誉美之意。《毛诗序》言此诗主旨是“尹吉甫美宣王也,能锡命诸侯”。朱熹《诗集传》则云:“韩侯初立来朝,始受王命而归,诗人作此以送之”,此说较合诗意。

全诗共分六章,每章十二句。前二章写韩侯接受周王册命和勉励,依礼觐见周王并获得厚赐。第三章写韩侯离京,众臣设宴盛情款待,为他饯行。四、五两章写韩侯迎娶韩姞的隆重场面,兼写韩姞在韩国安乐的生活。末章写韩国平定边夷、发展农业,并向周室进贡珍贵物品,进一步体现了韩侯的贤明之德和治国之才。

【拼音和注释】

(1)奕奕梁山:奕奕,高大貌。梁山,西周韩国山名。
(2)甸:治理。
(3)倬〔zhuō〕:远大,显耀。
(4)韩侯:姬姓,韩国国君,周王室近宗。
(5)共:通“恭”,恭敬。一说供职。
(6)干不庭方:干,匡正,一说安定。不庭方,不来朝觐王庭的方国诸侯。
(7)辟〔bì〕:君位。
(8)锡:同“赐”。
(9)淑旂〔qí〕绥章:淑旂,色彩鲜明的旂旗。绥章,旗竿顶端装饰的鸟羽或牦牛尾。
(10)簟茀〔fú〕错衡:簟茀,遮蔽车厢后窗的竹席。错衡,饰有交错文采的车辕横木。
(10)赤舄〔xì〕:红色重木底鞋。
(11)镂钖〔yáng〕:马额上雕镂金属的饰品。
(12)鞟鞃〔kuò hóng〕浅幭〔miè〕:鞟鞃,包皮革的车轼横木。浅幭,覆盖车轼的浅毛兽皮。
(13)鞗〔tiáo〕革金厄:鞗革,马络头的下垂装饰。金厄,以金为饰的车轭。厄,同“轭”。
(14)屠:古地名,在今陕西长安东南。
(15)显父:西周卿士,“父”为男子美称。一说德高望重的长者。
(16)炰〔fǒu〕:蒸煮。
(17)蔌〔sù〕:蔬菜总称。
(18)蒲:香蒲,根茎可食。
(19)且〔jū〕:多。
(20)燕胥:共宴。胥,都。
(21)汾王:大王。一说周厉王。
(22)蹶父:姞姓,以封地蹶为氏,西周卿士。
(23)百两:同“百辆”。
(24)娣:出嫁长女的妹妹。
(25)顾:曲顾,古代迎亲礼仪之一。
(26)为韩姞相攸:韩姞,蹶父之女,姞姓,嫁韩侯为妻。相攸,观察选择可嫁之处,后指代择婿。
(27)吁吁:广阔貌。
(28)鲂鱮〔xù〕甫甫:鱮,鲢鱼。甫甫,众多貌,一说大貌。
(29)麀〔yōu〕鹿噳噳〔yǔyǔ〕:麀鹿,母鹿。噳噳,兽群聚貌。
(30)令居:美好的居处。
(31)燕誉:安乐。誉,通“豫”。
(32)溥〔pǔ〕:广大。
(33)燕师:平安之时的民众。一说“燕”指燕国。
(34)因时百蛮:时,犹“司”,管辖;一说按时朝贡。百蛮,对南方未归顺各部族的统称。
(35)其追〔duī〕其貊〔mò〕:追、貊,北方两个少数民族。
(36)奄:全部,一说安抚。
(37)伯:诸侯国之君长。
(38)实亩实藉:亩,划分田地。藉,征收赋税。
(39)貔〔pí〕:传说中的一种似熊野兽,一说似虎。

【译文】

高大巍峨的梁山,大禹曾经垦治它,其道广大又光明。韩国之侯来受命,周王亲自颁策命。继承你的先祖业,不要中止我诏命。从朝至暮莫懈怠,虔诚恭敬以供职。我的诏命莫变更,匡正不朝之诸国,以此辅佐你君王。四匹公马真高大,体态雄健极修长。韩国之侯来朝觐,手执大圭之玉器,入朝觐见于周王。周王赏赐给韩侯,华美旂旗竿垂饰,车窗蔽席彩衡木。黑色衮服红木鞋,马身饰物镂金属。车轼包裹浅毛皮。马络垂饰金车轭。韩侯出行祭路神,在外留宿在屠地。显父为他来饯行,清甜美酒百余壶。他的肉食有哪些?蒸煮水鳖和鲜鱼。他的蔬菜有哪些?竹笋还有那香蒲。他的赠物有哪些?四匹马驾一辂车。笾豆礼器数量多,诸侯同来赴宴会。韩国之侯所娶妻,乃是大王之甥女,乃是蹶父之女儿。韩国之侯去迎亲,去往蹶国之城邑。百辆马车真盛大,八只鸾铃锵锵响,荣耀光明尽显露。各位妹妹皆随嫁,人数众多如云霞。韩侯乃行曲顾礼,满门璀璨生光辉。蹶父为人很勇武,没有国家未曾到。他为韩姞择归宿,无如韩国最安乐。无比安乐是韩国,川流水泽极广阔。鳊鱼鲢鱼数众多,母鹿成群而聚集。这里有熊还有罴,这里有猫也有虎。已有吉祥好居处,韩姞安和而怡悦。韩国城邑真广大,安乐民众所筑成。依循先祖而受命,据以管辖百蛮族。周王赐给韩国侯,追地还有那貊地。全部收受北方国,于是成为其统领。筑起城墙挖沟壑,划分田地征赋税。进献貔兽之皮毛,还有红豹和黄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