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武

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师皇父。整我六师,以脩我戎。既敬既戒,惠此南国。
王谓尹氏,命程伯休父,左右陈行。戒我师旅,率彼淮浦,省此徐土。不留不处,三事就绪。
赫赫业业,有严天子。王舒保作,匪绍匪游。徐方绎骚,震惊徐方。如雷如霆,徐方震惊。
王奋厥武,如震如怒。进厥虎臣,阚如虓虎。铺敦淮濆,仍执丑虏。截彼淮浦,王师之所。
王旅啴啴,如飞如翰。如江如汉,如山之苞。如川之流,绵绵翼翼。不测不克,濯征徐国。
王犹允塞,徐方既来。徐方既同,天子之功。四方既平,徐方来庭。徐方不回,王曰还归。

【解读】

《常武》这首诗,记叙了周宣王率兵亲征徐国,使徐国臣服归顺之事,表现了周宣王的卓越武功和周王朝的强盛国势。《毛诗序》认为此诗是“召穆公美宣王也”,“有常德以立武事,因以为戒然”。然而对于诗题“常武”的解释,历来却分歧较多。

全诗共分六章,每章八句。本诗全面展现了这场战争的整个过程,从周王委任将帅、修缮军备、部署作战计划的战前准备,到指挥行军路线、观察敌情、整装出发、威震敌国的作战预备,再到周王和将士精神振奋、勇猛克敌的战中场面,最后到敌国臣服、朝觐王庭、王师班朝的圆满结局,无一不囊括其中,可谓战争诗中的经典之作。

【拼音和注释】

(1)南仲大祖:南仲,周宣王初年的军事统帅。大祖,指太祖庙。
(2)大师皇父:大师,太师。皇父,人名,周宣王太师。
(3)敬:通“儆”,警戒。
(4)尹氏:人名,执掌卿士之官。
(5)程伯休父:程国之伯,字休父,周宣王之大司马。
(6)陈行〔háng〕:列队。
(7)率彼淮浦:率,沿,循。浦,水滨。
(8)省此徐土:省,察看。徐土,徐国土地。
(9)不留:不,一说语气助词,无实义。留,停留,一说通“刘”,杀戮。
(10)三事:三事大夫,即三公。一说三农〔平原、山区、水泽〕之事。
(10)业业:崇高貌。
(11)保作:保,安和。作,行动,出行。
(12)匪绍匪游:绍,舒缓;一说急切;一说继续。游,遨游,优游。
(13)徐方绎骚:徐方,徐国。绎,扰动,一说陈列。骚,骚乱。
(14)虎臣:比喻勇武之臣。
(15)阚〔hǎn〕如虓〔xiāo〕虎:阚,虎吼叫声。虓,虎啸。
(16)铺敦淮濆〔fén〕:铺敦,陈兵屯驻。濆,岸边。
(17)仍执丑虏:仍,接近。丑虏,对俘虏的蔑称。
(18)啴啴〔tān tān〕:盛多貌。
(19)翰:高飞。一说鸷鸟。
(20)苞:根基。
(21)翼翼:整齐貌。一说恭敬貌。
(22)濯:大。
(23)王犹允塞:犹,通“猷”。允塞,信实,诚信。
(24)同:诸侯一同朝见天子。
(25)回:悖逆。

【译文】

光明璀璨极昭彰,周王下命给卿士。南仲事奉太祖庙,皇父担任太师职。整饬训练我六军,以此完善我军队。心存警惕和戒备,惠爱南方诸国家。周王对那尹氏说,下令给程伯休父。士兵左右列成行,戒敕下达我全军。沿淮水边而前行,察看徐国之国土。不居留也不久处,三事大夫从本业。光明显赫又崇高,仪容威严是天子。周王安舒而出行,并非优柔以遨游。徐国扰动多骚乱,王师震惊全徐国。如同闪电如雷霆,整个徐国皆震惊。周王奋勇展英武,如同震动如大怒。勇武将士向前进,吼叫如同猛虎啸。陈兵屯驻淮水岸,擒获敌人为俘虏。切断淮水沿岸路,王师占据在此处。周王军队人众多,如鸟高飞至空中,如同长江和汉水,如同山峦之根基,如同江河之水流。绵绵不绝队齐整,行迹难以估测到,大力征伐那徐国。周王谋划颇符实,徐国终究来顺服。徐国既已来朝觐,这是天子之功勋。四方各国已平定,徐国朝见来王庭。徐国不再行悖逆,周王班师而回归。